微博秀UID
刘进荣

谷之爱显而易见的犯罪(谜题篇)-我又有想法了

显而易见的犯罪(谜题篇)-我又有想法了

这篇短篇小说是以前投给推理杂志后被退回来的一篇文章。为了完成这周定的计划,就投机下吧。
A市一向太平,很少有大案,而早上有人报警,发现一名女子在楼道被谋杀,杀人手法相当残忍,接到报案后接线员第一时间联系上A市警局二队籴队长。籴队长经验老道,在他调到A市后红怜宝鉴,几乎包办所有大案。
籴队赶到现场发现,这是一个封闭小区,死者所在的楼房共有十五层,而死者的死亡地点就是这个二楼的应急楼梯处。籴队看了看周围,问道:“柯二,什么情况?”柯二负责现场照相采集证据的探员,也是个小跟屁虫,一直偷师籴队。他连忙接茬:“死者女,三十五岁,A市人,在这里租的四楼的房子,房东说她是上个月搬到这里住的。” 籴队仔细看了看现场,发现这个女的眼睛睁的很大,嘴也微张,身上穿着一件睡衣,凶器就是胸前那一把斜插的匕首,看样子是一刀毙命,而且从周围溅出的血迹来看,这应该就是案发地点。
籴队看了眼旁边的女验尸官,问道:“死亡时间是几点?”那个叫莲儿的女验尸官回到:“现在是六点十八,死亡时间应该一小时到两小时前,也就是四点或者五点左右,不过具体时间还要等解剖化验结果出来以后才能知道。”
籴队点点头,这时看到旁边发懵的男子问道:“他是报案人?”柯二和莲儿点点头。
籴队走到报案人旁边说道:“别紧张,我有些问题想问问你。”那男的在那发呆,竟然没听到籴队的问话。这个时候,从楼下上来一个人,推开警员,冲到报案人面前就是一拳,嘴里骂道脏话:“你到底对我老婆做了什么!”旁边连忙赶来两个警员抱住这个失控的男子,而报案人没料到突然被袭击,身体一个踉跄,直接跌了出去。
籴队倒是很淡定,看着发生的一切,不慌不忙,心平气和的问道:“你们认识?你是死者老公?”
打人男子好像还没消气,嘴中骂骂咧咧,回到:“是的,我是死者老公。”转身望着已经被白布盖住的死者,嘴一咧,抑制不住,流着泪说道:“我叫王雄,我和潘云儿同是A市大学化学系学生,我们一直很恩爱,毕业就结婚了。不过前些日子闹些不愉快,妻子赌气就搬出去住了,没想到她搬出去之后,这个姓裴的整天骚扰她,昨天我过来看我妻子,我们商量让她搬回家住,她也答应了,要收拾行李,准备今天和我回家,没想到啊没想到,今早我就接到警察通知,让我过来认尸,特么的,肯定就是这个色狼杀了我妻子!警察同志,不能放过他啊!”
裴姓男子听到这话,顿时涨红了脸,一下站了起来,便要冲过来,看样子势必要打一架不可,嘴中骂道:“呸,你这王八真会咬人,是,我是认识潘云儿,我们很早前便两情相悦,警察同志,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潘云儿早就受够他了,潘云儿说她在家中总受这孙子虐待,今天也不瞒你们了,潘云儿出来住就是因为潘云儿要和这个姓王的离婚,准备嫁给我!”
“你特么胡说,明明就是你这个色狼一直在骚扰她,警察同志,不要信他,我和我妻子一直很恩爱的,偶尔小摩擦也不可能离婚的鸿牛网易博客。”王雄也激动的发抖。
“好了,你们家庭伦理剧我不想知道,裴先生,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是几点发现死者的?”籴队问道。“我是五点半左右到的,没电梯卡月上无风,只能徒步走上去,没想到走到二楼的时候发现了潘云儿。”裴姓男子有些无措。
籴队继续问道:“你来的时候她已经死亡了么?”
“我当时吓懵了,看见她眼睛大睁,摇晃也没反应,而且周围全是血,并且她也没脉搏了。”
“如果说你五点半左右就到了,我刚才听同事说报案时间是五点五十,这么说你不是第一时间报警的?”籴队眼神变得锐利,哪怕旁边王雄轻微的嘴角上扬也尽收眼底。
“这,我,我......”裴姓男子一时语塞。籴队接着说道:“而且我们在走廊里发现了几根烟头,好像刚抽过不久,已经交由证物室进行化验,相信很快就有唾液报告,如果恰巧唾液血型和你相同,那么...”只见裴姓男子咬咬牙,像下定决心一样回道:“那烟头是我在报警后等你们过来的时候抽的町井勋,而且我发现尸体后第一时间就报警了。”
拥有丰富经验的籴警官可以断言,他在说谎,他肯定有事隐瞒!
“籴队,这走廊有些暗,我妻子一般习惯在下楼的时候用手机照明的,而且听说案发时候还是五点左右,那么她手机哪去了?”
王雄说完这话,只见裴姓男子一惊,手都在轻微的发抖刘俊鹏。柯二连忙走过来解释道:“拍完照后已经交由证物室拿去化验了。”不多时莲儿拿着一张单子走了过来递给籴警官,籴警官扫了一眼报告,眉头一皱,上面写着死者的手机上存有死者的血迹,但只有一个人的指纹,而这指纹不属于死者。调查员通过现场对比,发现这些指纹皆属于眼前的裴某朴升智。
旁边的柯二扫了下报告单,低声对籴队说道:“明显了啊。”籴队看了眼柯二,回复到:“年轻人。”然后转过身问道:“谁是房东?”
一个肥嘟嘟的女人走了出来,说道:“是我。”籴队接着问道:“她什么时候入住的?跟你说因为什么原因租你房子么?”房东回道:“上个月十五号入住的,距离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当时也没说什么原因,我也不是八婆,谁想到出了这事。”“能带我们进一下她租的房间么?”房东爽快的答应了。
死者住的是四楼的一个房子,房子很大,一个女人独自住这么大的房子看来很懂得享受,房子向阳侧有一间卧室,卧室旁边是卫生间,然后中间是一个客厅,房子的另一侧是一个书房和一个餐厅,每个房间都布置的井井有条,书房放置很多传记,而且按照人物的年代进行了分类。旁边,王雄和裴姓男子也是跟了上来,看着房间,王雄明显触景生情说道:“我的妻子生前最喜欢就是读书,每天都读到凌晨,风雨无阻,搬到这来也是,家里其他东西都没带,只单单的把这些书运了过来,特别是这本,《月子(三)》更是爱不释手。”
籴队点点头,并未说什么,又来到了卧室,看看周围,对着柯二和莲儿说道:“你们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有?”柯二木讷的摇摇头,莲儿挠着胳臂说道:“要说奇怪,就只能说这屋蚊子特别多比较奇怪,我去别的房间都没事,就在这房间,五分钟不到,快十个包了!”柯二没忍住,噗一声几乎笑了出来,不过考虑到场合不对,于是生憋了回去,憋得脸都红了。
籴队好像想到了什么,看看周围说道:“是不是每个房间都有个电蚊香?”莲儿回到:“书房客厅卧室都有,不过卫生间没必要了,那里整整一屋子花露水的味道!”籴队几步走到卫生间,确实,在卫生间门口都能闻到刺鼻的花露水味道,这时候王雄走了过来对籴队说道:“哦,这是我昨天来的时候不小心把花露水碰碎了。”
籴队问道:“你昨天几点来的,几点离开的,有证人么?”
王雄回到:“昨天七点左右到的,不到八点就回去了,对了,我回家以后找老陈喝酒了,老陈可以作证,这是他电话。”籴队把手机号递给柯二,柯二点下头,拿出手机去一旁打电话了。这时候莲儿那边好像有进展,走过来和籴队耳语道:“凶器经过检验,发现上面有擦拭过的痕迹,没有任何指纹,尸体正在解剖,目前发现死者死亡前曾经被迷晕。迷晕药剂应该是乙醚。”籴队若有所思,他早就注意到叶世荣冥婚,凶手出刀的位置很特别,刀是从上斜向下插入死者身体,且刀倾斜角度并不大,因此能用这种手法杀人有两种可能性最大,一种是凶手比死者矮的多,要么就是死者属于无力反抗状态,倒在地上遇刺,而被迷晕恰恰证明这这点。但是籴队随即陷入沉思,如果想杀人直接一刀毙命多好,为什么先要迷晕呢,是怕死者喊叫么?而且从刀上没有指纹可以看出面条君,凶手应该不是一时过失杀人,应该是有预谋的行为,那么应该说眼前这两个与死者有感情纠葛的男人,非常可疑!
柯二走了过来,对籴队说道:“我问过了,老陈可以证明。”
籴队点点头,准备往外走,这时候,发现四楼,死者所住房间对面的房间,安装着一个摄像头王宏祥!警局通知物业找来了对面的房主,对面房间因为最近放在走廊里的花总被偷,于是一气之下在门口安装个摄像头,不过楼道里安装个摄像头始终别扭,为此事也没少和死者吵架。
“昨天你摄像头开的么?”籴队问道。这户姓秦的女子说道:“开了,不过不会是对面那个女的报警抓我吧,可是她同意让我开的啊,不能反咬我啊。”姓秦的女子回道。
“住你对面的女子死了,今天早上被发现的,你有什么发现么,还有,你说是她让你开的?”
“死了?”姓秦女子明显非常吃惊,“昨天晚上,不知道谁去了她家,听着像是吵架了,不过另一个人声音听不真切,她的嗓门倒是挺大,好像一直吵到八点多吧,接着那个人走了,她就来敲我门,当时眼睛还红红的,说我可以开摄像头,说她不介意了。我当时也没多想,回屋就把摄像头打开了。”
“把你摄像头内容给我看看。”籴队说着便和那个女子去看录像,夜晚的画质不是很好,不过也算能看的见,画面开始,死者正在回房间,应该是她来通知秦女士可以开摄像头后正在回屋,然后画面再没变化,直到凌晨一点四十五分,死者穿着睡衣从家中出来,关上门然后打开手机手电筒,从楼梯下楼但并没有选择电梯,并且从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画面中。
籴队出了秦女士家,走去问房东:“她怎么不坐电梯?这里电梯不方便么?”房东尴尬的笑了笑:“这里电梯必须有电梯卡,而要电梯卡需要交更多的物业费,我这楼层也不高,就没办,他们租房,我事先都会讲明的。”“这两个人知道么?”房东看了看王雄和裴某回道:“他们都常来的,我也见过一两次,应该知道。话说这么个小事情您也关心。”籴队瞄了一眼房东,心想“真是个年轻的老太太。”
“这小区周围有摄像头么?”籴队问道。柯二一脸呆萌的回复道:“有,刚才同事出去查过,这附近有两处摄像头,其中一处是小区门口的24小时便利店的摄像头,还有一处离小区两百米的KTV摄像头。”
“走,带我去看。”
KTV的摄像头清晰,夜视效果很好,不过因为离小区太远,所以发现的有限。而24小时便利店的摄像头虽然效果差点,但是摄像头正对小区门口,能看到每个进出小区的车和人。同时,因为这个小区不算太大,出入口就这一个,旁边都有围墙圈着,保安昨晚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所以几乎可以肯定,凶手一定会出现在这个摄像头里。
籴队调取了昨天晚上5:00到现在为止的全部视频资料,正如王雄所说,昨晚19:02,王雄进入小区,20:12王雄从小区出来,然后就再未进入到画面中,相反,倒是这个裴某,今天早晨5:13进入画面,算上他走到楼道的时间,预计他发现尸体的时间不会多于五点三十,而他五十才报的警,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而在王雄离开,裴某发现尸体的这段时间,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人,小区从十点以后便相当安静,很少有车辆进出,只是偶尔有一两个青年男女和几个醉汉偶尔进出。
“籴队昌茜吧,我们也在这一上午了,下午我想去陪陪岳父岳母,我怕他们受不了。”王雄好像有些焦急。籴队看了看王雄,对身旁的莲儿嘀咕几句,莲儿迅速离开,不一会回来,拿了两张纸和两支笔,并且王雄发现,刚才莲儿摘掉的白色手套又重新戴上了。莲儿给王雄和裴某一人一支笔和一张纸。籴队说道:“现在你俩只要写个保证就可以离开,保证不是你俩杀死的潘云儿。”
裴某没多想,就在纸上写上保证。而王雄倒是犹豫了一下,不为别的,只是他头一次听说警察办案有写保证的,另外,发给他的笔好像黏黏的,上面不知道涂了什么东西,以化学系独有的敏感让他觉得这个保证没那么简单。不过虽这么想,他还是按照吩咐写了保证。
王雄暗自观察,发现他们写完保证后,他和裴某的笔和纸是分开放的,而且,他俩的笔好像被封装在了证物带中,他又看到那个让人拥有一双鹰眼的籴队始终让他感觉不舒服,并且这个时候他不知道和那个叫莲儿的嘀咕什么呢。
这个时候,证物室的小王急冲冲的走到籴队身旁,耳语道:“籴队,重大发现。”籴队望了眼小王,问道:“怎么了?”小王谨慎的看了看裴某,小声说道:“证物手机指纹和其他生物信息提取完后,我们检查了下手机信息,发现手机有几条昨晚和今天早上的信息被人为删除,但是备份信息保存在手机云中,并没有一起删除。”说到这,递给籴队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昨夜,潘云儿发给裴某)21:30:王雄今晚过来了,他的态度意外的好,我有些,还是不说了,明早你来下。
(今早,潘芸儿发给裴某)5:03:我决定和王雄回去了,你别再来烦我,也别给我打电话,咱俩就这样吧。
(裴某给潘芸儿)5:04:接我电话啊云儿,怎么了,是不是王雄那个王八蛋又威胁你了,我这就过去。
而最让人震惊的是最后一条芸儿往自己给自己手机上发了一条信息5:08:凶手是裴小海(裴某)。
籴队走到屋外,柯二和莲儿也跟了出来,籴队把纸条递给柯二和莲儿,问道:“你俩怎么看?”莲儿毫不犹豫答道:“这还用说,凶手肯定是那个裴某,而且证据确凿!”籴队饶有兴致的望着莲儿,问道:“说说你想法。”莲儿回道:“首先,死者死亡时间是今天早上五点左右,而那个裴某正巧这个时候来到了案发现场,时间吻合。其次,这个裴某来到案发现场后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有二十分钟左右的真空期,这期间他干什么了,讲得通的解释就是死者要回家王歌慧,他不允许,后来起了争执,便杀了潘芸儿,死者在临死前往自己手机上发的消息就是最好的证明。裴某看到死者发的消息,害怕自己暴露,于是删除短信,因为想逃跑已经来不及,索性将计就计,便报了警。但是他千算万算,没想到他渴望掩盖真相删除的短信都自动进行了云备份!”
莲儿甩了下头,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柯二摇了摇头。籴队看看柯二,问道:“你有不同意见?”柯二推了推眼镜,回道:“还有很多地方说不通,第一点,死者对面的监控录像显示死者是凌晨一点半出的家门,从他出家门到案发,将近四个小时,死者都在什么地方?第二点,短信内容有些奇怪,左央为什么早上突然发短信要和裴某断绝关系,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第三点,你刚才说死者因为和裴某谈崩,所以裴某临时决定杀人,但是现场种种迹象表明这应该是一场蓄意谋杀,而且死者死前确实被乙醚迷昏。第四点,你确定死者还有力气在临死前往自己手机上发短信且不被凶手制止?还有一点我比较奇怪,死者凌晨一点半是被谁叫出家门的,而且还穿着睡衣,这个能叫出她的人不一般,可能我们忽略了什么重要线索!”
籴队点点头:“恩,对于两个新人,你们分析的已经很不错了,你们俩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剩下的,还是交给我吧。”
“还有,莲儿,你去一下刚才死者的房间,有件东西我始终很在意,谷之爱你帮我去化验下,要快!”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刘进荣《谷之爱显而易见的犯罪(谜题篇)-我又有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