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秀UID
刘进荣

谷雨吃什么泰国一家寺庙的“舍粥场”,为什么吃了90年都没吃“垮”?-蜗牛旅行

泰国一家寺庙的“舍粥场”,为什么吃了90年都没吃“垮”?-蜗牛旅行

记得多年前在《读者》杂志上看过一篇文章陈思瑶,描写的好像就是这么一个“舍粥场”,映像非常深刻!文章描写的应该是曼谷郊区的一家锡克教寺庙鬼婴庙,这家寺庙的庙堂建设不是很大黄楚淇,但寺庙却附属着一个可供几百人同时就餐的“舍粥场”!

文章是这样描述的:
这家寺庙始建于两百年前,附属的“舍粥场”也有90多年,粥场开办之初,寺庙就立下规矩:任何人不用付钱,都可以在这里吃饭!并同时接受来自各方信众的馈赠与捐献!

从那以后,这个“舍粥场”就成了一个免费的公共食堂,24小时全天候对外开放,寺庙里十几个僧人充当厨师,每天可以准备几百人的素餐斋饭,周毅火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只要你饿了沙井龙哥,随时都可以在这里吃饭,包括政府公务员,公司白领赢夫人,快递员,出租车司机,小商小贩徐钰涵,打工者,乞丐甚至小偷,都可以在这里免费吃一顿,问题是,食物够吗?

不用担心,这个“舍粥场”从开办以来,哪怕是饥荒年,都从没发生过食物短缺的问题谷雨吃什么。

这可能就是泰国独有的慈善文化吧!
泰国是个全民信佛的国度戴震难师,他们对佛教的笃信程度甚至超过了对自己身体的重视,每个男孩儿都必须有修行的经历才会被认为“成人”,佛教“普度众生”的教义深入人心,每个信佛之人都以平和的心态与人相处,与天地共存,他们与佛的沟通,只限于自己把真实的内心,尽量靠近极乐世界的一种心理诉求,没有太多的功利思想,泰国的小乘佛法基本上属于佛教的原教旨主义,但同属原教旨主义,泰国的小乘叫法却很少出现极端宗教主义现象,在“舍粥场”吃饭的人很多,但捐献的人更多,特别是佛教节日期间,捐献者人满为患,有钱人拉着整车的大米或者蔬菜排队捐献,钱少的扛一袋大米薛嘉麟,甚至几斤米,三个葫芦孙瑞祥,两个黄瓜,不嫌多也不嫌少卜桦,从来也没有人感觉捐的少而害羞,更没有人感觉捐的多而自豪,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有时候捐献的食物太多李安琦,厨房不得不拿出多余的食物赠送给附近的穷人。
有些打工者或者长期生活在附近的穷人谭江柏,平时也不怎么捐献另类书僮,但每次去吃饭仍然吃得心安理得,理直气壮,也没人看不起他们,但他们绝不是白吃你的,闲暇之余,他们会主动帮助帮厨房干点杂活,比如卸车依克桑,买菜之类的,甚至有的乞丐还经常把讨来的钱捐给厨房。

我们经常在问:慈善的意义是什么?捐得越多,越有善心吗?泰国佛教所倡导的这种:共予之,共取之的理念,如果放到现实社会来实践,一定会与现实矛盾发生冲突,虽然这种慈善的形式只能存在于洁净的无极世界,但如果人类社会真到了这一步,也许人类真的就实现了“生而平等”的终极境界了!
来源:网络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刘进荣《谷雨吃什么泰国一家寺庙的“舍粥场”,为什么吃了90年都没吃“垮”?-蜗牛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