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秀UID
刘进荣

豆瓣电台灵异故事狐总管-一脸大鼻涕

灵异故事狐总管-一脸大鼻涕


肖迩看中了郊区的一间宅院,宅院有些年头,从前住着大户人家,后来家族渐渐没落,子孙只剩下了一人。近三十岁的年纪,在市区里也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年轻人多半都对这种古旧的宅院不感兴趣,所以便在网上登记了信息,要将这宅院卖了。
肖迩对这宅院兴趣很浓,因为这是老式的四合院,在风水布局上挺好,且宅院里有些老物件儿,他懂行,若能连着宅院一起收回来,算是稳赚。
那年轻人出的价格倒并不高,可能是想赶快出手。肖迩见价格比预期要低奇幻仙园,心里一阵窃喜,又趁机压低了些价,年轻人同意得倒爽快,于是两人就签了合同。
宅院到手后,肖迩找工人来对宅院修葺了一番。他一面在旁边监工一面庆幸自己运气好金珠卓玛,将宅院卖给他的年轻人可真是败家,不仅宅院低价给了他,就连里面的老家具也一并免费送给了他,要知道那些家具可都是上好的木料,这几年的市价可是成倍上涨呢!
工人们的工期是一个月,白天干活,晚上就睡在宅院里,肖迩隔三差五来瞧瞧进度细川典江。大概在宅院装修近一半的时候,他早上开车过来,一进院子却瞧见工人们都坐在厅堂里默默吸烟,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不干活?耽误工期我可是要罚钱的。”
“工期是一定会耽误的陈进生!”工人里年龄最大的老王说。
“什么意思?你们前几天不是还说能按时交工么?”
“前几天的确是这样,可是今儿一早我们起来,发现先前装修好的部分被破坏了,你说说,多蹊跷!”
肖迩跟着老王在宅院里查看,果然只爱金泰妍,他原本计划是要给卧室贴上壁纸的,前几天壁纸明明贴好了豆瓣电台,可今天一看,满墙的壁纸都被抓得稀烂,像是用什么锋利的东西刮的,很难看修真魔皇。工人们的活计算是白干了,壁纸得撕下来重贴。初期之外,院子里装修的工具也是少的少丢的丢,材料扔得满地,处处狼藉。
肖迩皱眉:“是不是晚上遭贼了?”
“一个空院子哪儿来的贼?”老王说:“贼都在市区偷,也不会来这鬼地方。”
肖迩有些不满:“鬼地方……”
“可不是鬼地方!”老王猛吸了一口烟:“我觉得这宅院有古怪!”
“别开玩笑了,现在可是科学社会,不要神神叨叨!”肖迩止住了他的话:“工具丢了就再买,墙纸烂了就重新贴,总之尽快给我把房子装修好了,我还等着夏天带孩子们来度假呢!”
他甩下这句话就开车走了,工人们虽然很为难,可毕竟接了活,不做完也说不过去,于是咬咬牙,接着干!
怪事依旧在发生,工人们新买的工具,总是莫名其妙丢失,散落在宅院各处。每天早起第一件事是在宅院里把工具收集齐才能开工,跟玩儿探宝游戏似的。没几天,工人们心里都开始发怵,问老王:“王叔,这宅院该不会是闹鬼吧?”
老王吸着烟,摇摇头:“别说出来,咱只管干咱们的活。可是有一点记住了,每天咱们都要上一炷香,磕三个头,买些水果点心供在院子里。就是晚上睡觉也不能熄灯,态度都恭敬些,明白没?”
工人们都连连答应,照着老王说的做,果然情况有了些改观。而且更稀罕的是,他们头天供的水果点心总是在一夜之间被吃了个干净。
工人们都说自己没吃,可没吃东西怎么就没了呢?若不是被谁偷吃了,就是真见鬼了。
老王只叮嘱他们安心干活,说来也怪,这之后就再没发生过工具丢失或者装修好的地方被破坏的事情了明一居士。
房子延后了十天装修完毕,肖迩来验收,很满意。
一月后,孩子放暑假,肖迩便带着家人住了进来。
肖迩有个挺幸福的家庭,家里一双儿女,是龙凤胎。他和妻子的父母都健在,且身体很好,这回也跟着一起来度假。这样老式的宅院,冬暖夏凉,且地方宽敞,两个小孩子在院子里玩捉迷藏最合适。
四位老人在树荫下下棋的下棋,聊天的聊天,很是其乐融融。
一家人都很高兴,除了妻子。妻子自踏进院门就有些不对劲,紧张兮兮的看着周围,叫肖迩:“老公,我怎么觉得有人在看我?”
肖迩笑起来:“你是不是昨晚看恐怖片看的了?除了咱们一家,还能有什么人?”
妻子认为他说得有道理,回屋收拾行李去了周芳竹。
这一天过得倒也平静,可到了晚上,出怪事了。
这样的宅院,卧室里自然是没有卫生间的,若半夜尿急起夜,需穿上衣服走到院子里来。
妻子起夜,一个人去卫生间,忽然看到了一个影子。
那影子沿着墙根一闪而过,妻子手电照过去已不见了踪迹。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便没有在意,可去完卫生间出来,她忽然发现不对劲儿了,她晚上洗好晾在院子里的一家人的衣服竟然不见了!
家务活向来是她做,湿淋淋的衣服谁会去动?她想去寻吴雪丹,可这会儿夜深人静的,老人和孩子也都睡熟,把他们吵醒了总是不好的。妻子就只好打消了念头颜令宾,准备明儿一早再说。
这一天忙得很累,她回了房间很快便睡着了,可总觉得睡得不深,就是那种感觉自己睡着了崇华教育,可感官却能请清楚楚感觉到周围动静的那种浅眠。
她朦胧中听到有细碎的脚步声踱到床头,一个挺奸细的声音字正腔圆如宣读圣旨一般道:“刘家宅院,神明庇护,尔等不知何处到来的刁民,竟敢破坏刘家土木,齐楚嫣实乃造次之举。刘家总管奉命看宅护院阿娜依,依祖宗规矩处置尔等刁民,莫要强词夺理西古德森,总管兴许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
妻子一瞬间惊醒,看床边有道黑影闪过,她正要将肖迩拍醒,却听见肖迩一声大叫,从噩梦中惊醒了。
夫妻二人面面相觑,还是肖迩先开了口:“我听见了个挺奇怪的声音,说是什么刘家总管的。”
妻子惊讶:“我也是,我刚才醒过来看见个黑影子,跑出去了!”
肖迩忙穿了衣服下床去追,无奈翻遍院子也没有找到,夫妻二人就这么在院子里扒到天亮,不仅没找到黑影,甚至发现家中许多东西都不翼而飞,像是糟了贼。
这天晚上,情况依旧一样,肖迩和妻子又听见那个尖细的声音如宣读圣旨一般宣判他们的罪行,醒来时又是一部分东西丢失,像遭贼,更像见鬼。
第三天更离奇,那尖细的声音改了词:“刘家宅院,香火绵延摩的叨位去,刘总管按规矩处置刁民,改肖为刘,由总管养育成人。”
事情的结果是:肖迩的一双儿女丢了。
这下一家人都急了,肖迩准备报警,被老父亲拦住:“这宅子里可能有狐妖!“
肖迩一听,不信:“怎么可能!爸你怎么也神神叨叨的!“
老父亲道:“童童和佳佳前两天在院子里玩儿,跟我说看见过狐狸,还拉我去瞧,狐狸什么的我是没瞧见,可童童和佳佳却一口咬定是有。都说小孩子的眼睛纯净,能看见大人看不见的东西,所以我想该不会是狐妖吧?”
丈母娘也插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昨天中午我去叫童童和佳佳吃饭红牌太监,看见他们蹲在墙根儿对着草丛说话,那该不会就是什么狐妖吧?”
妻子一听,快急哭了:“这么说,那刘家总管是把孩子带回去养了吗李香秀?改肖为刘,他不就是这样说的吗?”
老父亲皱眉沉思了半天,忽然问:“肖迩,你之前装修院子的时候是不是改了这里的布局?”
肖迩道:“有几间屋子是有些改动,怎么?”
老父亲说:“这是个老宅院,过去人丁兴旺,可能也是有神明庇护,你们梦里听到的那个声音说他是刘家总管,想来就是为刘家看家护院的,只是他不知刘家子孙舍弃了这宅院,所以你在这里装修,破坏了刘家土木,他肯定是不会愿意的一方嘉通。他几次三番提醒,你都不在意,依旧占着刘家院子,所以他才把童童和佳佳抓去。”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肖迩问。
“只要我们把院子改回从前模样,每天上香供奉刘家祖先和这总管,想来他就改把童童和佳佳还给我们了。”
肖迩当下不敢迟疑,联系了工人立刻将宅院复原,并且设立了香堂,每天早晚上香,供奉点心水果。说来也怪,他这么一做伊斯力,当天晚上,肖迩和妻子睡觉时又听见了那细碎的脚步声,尖尖的声音再次宣读:“尔等刁民虽强占刘家宅院卢丽莉,但及时悔改,故刘家总管既往不咎,拿你们的东西尽数归还,望勿再犯。”
肖迩和妻子醒来,一双儿女正躺在他们床上,睡得香甜。妻子喜极而泣,抱起孩子们亲了又亲,孩子们揉揉惺忪睡眼,甜甜一笑:“妈妈,我们今天和狐狸叔叔玩儿了,他说他是狐总管,是看护这个院子的。”
所有被狐总管拿去的东西都尽数归位,衣服仍晾在衣架上,只不过上面有深深浅浅的泥爪印,一看便是狐狸的。
没多久,宅院恢复如初,肖迩一家住在里面,再没有发生过怪事。他们依旧每日早晚上香,供奉食物。前一天供奉的食物第二天去瞧,一定是被吃的干干净净,盘子边缘偶尔会留下浅浅的泥爪印,大家都知道,那是狐总管的爪印。
童童和佳佳依旧喜欢在宅院里捉迷藏,有时消失一天,晚上满头大汗出现在饭桌前,笑嘻嘻的,手里捧些野果等小玩意儿:“狐总管说了,要礼尚往来的。”
这上了年头依旧有庇护,刘姓人家舍弃它了,肖姓人家来接管,狐总管在此地看宅护院,年年岁岁,初心不改。(故事完,网络整合联系必删)
扫描下方私.人微信号王晓梦,小编泰迪,想送人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刘进荣《豆瓣电台灵异故事狐总管-一脸大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