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秀UID
刘进荣

肢体を洗う郑州的商丘永城老乡,咱家那条鱼的刺和骨都管吃的鱼,你还想不-轻松学做蛋糕

郑州的商丘永城老乡,咱家那条鱼的刺和骨都管吃的鱼,你还想不-轻松学做蛋糕

昨儿半清饭,我正在刷头条,无意间瞅到我的好吃友华哥,刚发的一条配图为糟鱼的微头条。
我随机跟帖评论说,糟鱼,我们豫东人的特色风味名吃。在俺们老家永城,若论说糟鱼做得最在行的。那还得数县城西边的千年古镇——酂城。记得前年的初夏,我还领着河南电视台《香香美食》栏目组专门去寻吃过嘞!
不大一会儿,华哥就转发评论说,有个字,我不认识?我知道博学的他,一准是在逗我玩的。但我还是接着话巴子回复说,酂(cuo)——酂城,它即是西汉丞相萧何的封地,也是其造律之圣地。以至于世人称萧何,又有名叫酂候也。

这一回,华哥没有接我的腔。咱也就没再吭气了。不曾想,当我吃晌午饭时,系统推荐又甩给我一篇“吃遍河南之商丘的糟鱼”。看看!这就是今日头条的牛逼之处。你关心啥,它就给你看啥。
还是华哥发的帖子。只是,这一回。他将糟鱼,扯拉的稍微长了一点。
读了全文,他对糟鱼所谈的大多数观点,我都比较感同深受的。
比仿:“很多糟鱼的故事说的神乎其神,其实都是为了生活,也为了给饮食文化加点佐料。了解美食,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从名称和字面去解决。”

但是,他后面的这两句:“但凡有一点知识的就知道,糟鱼最核心是糟字,实事求是说就是酒糟在起作用…糟鱼没有酒糟起作用,就不能算糟鱼。”
我通篇又顺了一遍,立马就深不以为然的当即评论留言说:
“正在吃饭,无意间看到这篇说糟鱼的文章。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豫东籍吃货,我真的有两句话想说说。
由于事先并无准备,这会子全凭心絮任飞吧!也请你原谅我的语无伦次!
关于,这个糟鱼的“糟”释,我不知道你是听谁吹的?是度度,是乎乎,还是糟鱼的老师(shei)?
但我个人认为你所讲的这个“糟”意,肢体を洗う绝对不是我们豫东人的糟,而应该是江浙一带的糟。
因为,我不光从小就爱泡在河坑里玩,而且还极好剋鱼、做鱼、吃鱼。
虽说,我们乡村人做鱼的法子甚是简单,也压根没有什么主贵的调味材料。
通常多是现逮的活鱼,当餐现择,撒上厚盐,淋入白酒,拌匀静腌上个把钟头。当然大鱼得切块,小草鱼壳子(鲫鱼)整条炖就中了。而后,凉水下锅,戳疙瘩面酱,倒入酱油,浇少许醋,再撂一把蒜瓣子。烧地锅,架劈柴火,大火甩开,?管熬了。大约摸烧上半拉钟头,即可断柴,让余火慢煨了。待锅里的汁浓,鱼身紧了。掐一把鲜茨蒌(小苗香),也或鲜花椒叶,用清水歪好一捞,直接板鱼锅里,就可以盛盘开怼了。这样做出来的鱼,不单肉筋莹,鱼味鲜,关键是鱼刺也酥软了。
糟鱼的道理也是一个样,正儿八截的豫东糟鱼,肯定不是用酒糟“糟”出来的。它这个酥糟,一是得益于火,更主要的功还应是醋。
我们老家人,不是常说么:十鱼,九醋。
再说,糟鱼的出现,一准是先人们弄拙成巧之食儿。
我估计它百之百的就是,有个人在做鱼时候,一不小心忘了烧火的时间,把锅里的鱼,熬的狠了。
咦!毁了(糟了)!这该咋咋弄了呀?吃吧!鱼肉糟烂烂的,已亳无口感。板了吧,又些可惜嘞。
后来一恼,就不管它了,让它静静的呆在锅里头吧!不曾想,这一呆,这一冷,不当紧。等第二天再次掀开锅盖时,猛然发现鱼身不单完整,而且鱼肉的口感,反而变得更加筋莹、入味儿了。尤其是鱼骨、鱼刺,那也变成酥软软的了。一条鱼全身上下都可吃了。
看似孬事,却不小心成美食儿!于是乎,糟了,也即是美了!
后来,随着糟鱼人的不断的探索与琢磨,他们逐渐发现若是将杀好的鱼,再放置阴凉处让风把其吹干了。这样糟出来的鱼,体型会变得更加完美了。
对了,还有鱼身的磷片和鱼头上的鳃,慢慢的也都不再去掉了。所以说,豫东的糟鱼,的确是真糟出来的。
只是斗转星移,在如今这个,一切都向钱看的时代。即使在老家豫东糟鱼的起源起,想吃一口靠谱的糟鱼也不容易了。
听说,今天做糟鱼,不光有添加卤糟的,还有直接用高压锅怼的。
你想想,这样糟出来的鱼,虽说有型,但它的味道还能是早先的那个味儿么曾国犹

古人诚不欺我,造字从来都是根据生产生活积累而成,这就是文明传承的方法。糟字里面说了一切!没有白酒或者酒糟肯定做不出来的。”
我在头条上评论罢,而后我又将此帖转发于华哥的微信中,并打上六个字:我当一回杠精。
三两分钟后,他说:“没有白酒或者酒糟肯定做不出来。酒是发酵用的。”我紧接说:“主功应该醋。”
他说:“我说个话你别觉得突兀,酒醋是一家。看醋的偏旁。事实上醋,从酒出。醋比酒营养丰富。”
“这个我懂!韶兴人,多用香糟卤。而豫东少了醋,那是一准糟不好鱼的。 这俩都得用,糟劲儿才猛。”我说。
哈哈!其实,我最喜欢跟智者相辩了。你知道为啥不?越辩越明呗!不信?你听听!这里头华哥说的一字一句,不都藏满了大学问么?!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刘进荣《肢体を洗う郑州的商丘永城老乡,咱家那条鱼的刺和骨都管吃的鱼,你还想不-轻松学做蛋糕》